首頁 推薦 視頻貝果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圖說
大連“監獄風云”主角的商業故事
2018-12-21 11:29 作者:程維 來源:中國經營網

本報記者 程維 大連報道

因為一篇寫自己在看守所內遭遇的網文,擁有英國計算機和金融雙碩士學位的張巖,讓“一家人陷入麻煩中”。

那之前,張巖是大連市一家網絡游戲公司的總經理,今年11月15日,因為一張50萬元的發票被指涉嫌“虛開發票罪”,其被關入大連市看守所21天,后檢方未予批捕。

走出看守所后,張巖以“張釋文”(張巖系張釋文的身份證名)身份在自己的微信公號上發文《我住進了全世界最擁擠的群租房》,引發關注。

張巖拒絕就看守所一事接受媒體采訪。但多位接近他的人,向《中國經營報》記者還原了張巖及與張巖相關的一些事。

了解情況的人士稱,12月6日,張巖到大連稅務部門處理50萬元發票事宜,詢問是否需要補交稅款。稅務部門答復:“此案并沒有在稅務部門立案,未發現發票違規問題,無法處理?!?/p>

大連市公安局負責媒體事務的政治處工作人員未對此說法置評,且拒絕接受《中國經營報》記者采訪。

張巖的生意

“我們公司之前開發了一款游戲,是全球第一個率先實現多維體感的游戲,在蘋果IPAD上被蘋果應用商店向60多個國家推薦下載?!?2月19日,大連乾元九五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乾元九五網絡公司”)一位工作人員對《中國經營報》記者稱,這款游戲一直被該公司總經理張巖引以為傲。

他說,張總通常在提及這款游戲時,會立即來了精神:“這是一款小和尚找媽媽的故事,在這款游戲中,各種重力、體感、速度及方向等因素,都在一個很復雜的變量算法及體系中得到體現,譬如小和尚抱水果,有小和尚本身的重量,也有跑起來的速度及加速度,以及畫面中的旌旗被風吹起來的起伏及感覺?!?/p>

“但那是一個悲劇?!痹摴ぷ魅藛T轉述張巖的話說。

當時很多國外玩家玩了這款游戲后,紛紛在這款游戲后留言,稱玩完游戲后,很有感觸,隨即抓起電話,給遠方的父母一個久違的問候,并詢問該公司是不是可以把游戲的結局修改一下,改得不那么令人揪心。

張巖于1977年8月出生在中國最靠北側的黑龍江省漠河市,其父是北大哲學系畢業的高材生,因父親的工作關系等原因,張巖初高中隨父到大連就讀,后返回北京讀書,此后常住北京。大學畢業后,張巖赴英國留學,獲得了計算機和金融雙碩士學位。張巖30歲回到北京發展,2010年,在北京其姐姐、姐夫投資1000萬元開設的北京乾元九五網絡科技公司工作。目前常住北京。

與張巖共事的員工評價他,“有遠比常人更細膩的觀察和表達能力”,雖然外表如瘦版彌勒佛一樣可人,卻思維嚴謹。張巖在21歲左右開始信佛,也一直保持著吃素的習慣。

2011年,大連市政府到北京招商引資,因為此前自己曾在大連市居住、學習過,有豐富的人脈資源,張巖決定將北京乾元九五網絡科技公司遷到大連,更名為大連乾元九五網絡科技公司,落戶在大連市高新區。

圖片1.png

張釋文(張巖)此前在一個教育論壇上演講的網絡圖片圖片來源:互聯網

乾元九五網絡公司曾開設了一家網站,該網站域名為www.game95.com.cn,打開該網站,可見滿屏的各類網頁小游戲。不過,其中多數網頁游戲無法打開頁面。工作人員稱,幾年前,該公司的發展重心已經轉向游戲引擎生產,目前的主要業務,則是為境外游戲產品提供游戲引擎。

張巖此前曾在一些公開場合稱,乾元九五網絡公司曾是國內游戲行業排名居前的技術服務公司,也是大連高新區游戲行業的領軍企業。該公司制作的互聯網產品獲得多項國際、國內大獎,連續3年獲得國內游戲行業的最高級別大獎“金翎獎”“中國網絡文化優秀品牌獎”。該公司制作的游戲《The Tale of Tibet》,上架蘋果應用商店,并獲得美國蘋果公司在60多個國家的推薦。

大連高新區網站在提及乾元九五網絡公司時,使用了“國際領先的游戲引擎研發公司,合作運營方涵蓋了中國排名前十的游戲運營平臺”這一說法。

張巖并不只做游戲,他還涉及教育領域。

2016年11月,張巖在蘇州與另兩位合作伙伴一起,投資1000萬元開設了蘇州埃爾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埃爾特教育”),主要從事線上教育,張巖持股90%。同月,張巖與另一位合作伙伴在成都市開設了成都好奇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注冊資本300萬元,蘇州埃爾特出資210萬元,持股70%。

埃爾特教育創始人,是張巖被提及最多的公開身份,其在國內教育界也小有名氣。公開資料顯示,目前他是21世紀教育研究院理事,“三五鋤教育集團”董事、課程顧問、講師,“好奇學?!毙6?、課程顧問、講師,中國年度教師“全人教育獎”評委,“好校長成長計劃”導師等。

2017年,受杭州市政府邀請,作為“全球名師名校長論壇”特邀嘉賓,張巖與芬蘭教育部部長共同完成閉幕演講。2018年11月18日,張巖曾應邀在上海舉辦的T-TALK大會做主題演講,因故未成行。

圖片2.png

張巖的刑事拘留通知書圖片來源:張巖親友提供

發票引爭議

張巖拒絕接受包括《中國經營報》在內的多家媒體記者的采訪。

不過,接近張巖的人,通過與張巖此前交流及相關證據,向記者還原了本次事件。

2018年11月8日,張巖供職的乾元九五網絡公司的財務人員和負責管理合同的人員,被大連警方傳喚。警方調取了公司賬目和合同,并扣留了該公司公章、財務章。當天,大連警方通知還在北京辦公的張巖,回大連說明情況。

11月15日8:30,張巖到大連警方經偵部門后被控制,之后被轉移到大連市看守所。隨后,警方通知張巖的家屬,張巖因涉嫌“虛開發票”被刑拘,羈押在大連看守所,要求其家屬來大連在相關手續上簽字,并領回張巖私人物品。

11月19日上午,張巖的家屬在大連警方出具的手續上簽字,并委托律師與在看守所內的張巖見面。律師會見后確定,張巖被羈押的原因是,他擔任總經理的乾元九五網絡公司在2015年時,曾與一家名為大連淼森勞務服務公司(以下簡稱“淼森公司”)簽訂過一份委托服務合同,金額50萬元,且公司按合同金額付款,淼森公司開局了一張金額為50萬元的普通發票(非增值稅專票)。張巖的家屬及律師認為,乾元九五網絡公司并未違法、違規,但大連警方經偵部門認定,此發票為虛開發票。

11月13日及11月15日張巖向大連警方說明情況時,雙方的爭議點,主要集中在這50萬元發票,是否屬于“虛開發票”。

圖片3.png

張巖的取保候審通知書圖片來源:張巖親友提供

大連警方經偵部門認為,根據相關法律法規,虛開發票40萬元以上,可立案偵查,并可依法羈押37天。警方認為,乾元九五網絡公司與淼森公司的勞務合同是違規的,因為沒有經過招標程序;此外,乾元九五網絡公司與淼森公司之間,并沒有真實業務發生;其三,淼森公司對外開具了很多類似的發票。

張巖則辯稱,乾元九五網絡公司并非國資公司,自己在外包業務時,無需走大連警方要求的招投標程序。且乾元九五網絡公司在這50萬元發票中,對應的該筆業務是某大型房地產企業物業管理應用系統開發原型,系張巖與該公司總經理洽談的一項開發業務,有真實的業務產生。

據其朋友回憶,簽單后,張巖為確保按時交貨,遂在國內開源網絡上“發標”,征集寫程序的高手(程序員)。但是,由于該項業務金額過大,張巖與這些程序員都不愿簽署一份短期的入職合同,因此,他選取了一家勞務公司,即淼森公司,通過這種方式,乾元九五網絡公司可避免實際從事公司業務3個月后,客觀上可能構成事實合同關系,將面臨需要簽署勞動合同的麻煩。

系統原型交付驗收合格后,乾元九五網絡公司一次性向淼森公司支付了50萬元,淼森公司向張巖指定的相關人員支付了費用,并開具了50萬元的普通發票。

張巖曾向朋友透露,乾元九五網絡公司是為國內前十大游戲公司提供游戲引擎的一家網絡游戲技術公司,網絡游戲界通常都會有一些技術外包業務。該公司與淼森公司有真實的50萬元交易,且這50萬元最終流向也不是流回淼森公司賬戶,雙方簽署合同有真實的外包業務發生,只是外包來源的提供方為乾元九五網絡公司提供的,但并不能據此認定該勞務合同是虛假合同。

張巖認為,業務外包是軟件行業的慣例,如果這種模式被認定為違法,那國內絕大多數軟件公司的負責人都難逃刑責。

張巖的親友說,張巖朋友圈內,有2000多人,其中一部分為國內游戲界及教育界投資人,最近幾天來,張巖朋友圈中人士也對此惴惴不安。因為張巖的遭遇,似乎可以復制到整個行業去。

截至發稿時止,《中國經營報》記者未能獲得乾元九五網絡公司與淼森公司的合同。乾元九五網絡公司工作人員稱,該合同件及相關資料在有關部門手中,因時間已經過去3年,暫時未能找到業務外包人員的手機號碼。

此外,因淼森公司主要負責人及相關工作人員在押,因此記者暫無法向該公司進一步核實該筆業務的其他細節。

猝死的小巨人

12月3日,張巖進入看守所第19天時,大連檢方兩位工作人員到看守所核查案件相關情況,檢方工作人員在詢問完畢后稱,“周三(5日)會對你這個事情,是否批捕有一個明確結論”。

張巖從看守所出來后對其身邊人稱,他在檢方的詢問文本上簽字時,該文本上寫有張巖本人的回答,“有真實業務產生,不涉及逃稅漏稅”字樣。

因目前尚未獲得當地檢方對張巖不予批捕的文本,因此暫無法進一步確認此案發生轉折的確切原因。

12月5日17:00,張巖辦完取保候審手續,走出看守所。當地警方要求他在取保候審期間,不得離開大連。取保候審時,張巖的手機未交還,仍在警方處,乾元九五網絡公司的公章、財務章未歸還。12月6日,張巖到大連警方相關部門繼續辦理后續取保候審手續,警方要求張巖自行處理稅務發票問題。

圖片4.png

乾元九五網絡公司辦公室工作人員稱,除財務人員外,目前該公司還只剩畫面中能看到的大致9位工作人員了。 攝影:程維

了解情況的人士稱,12月6日,張巖到大連稅務部門處理50萬元發票事宜,詢問是否需要補交稅款。稅務部門答復:“此案并沒有在稅務部門立案,未發現發票違規問題,無法處理?!?/p>

這成了一個兩難問題,張巖要想解套,得按警方說的“自己去稅務部門把稅務問題處理好,”但稅務部門卻說,未見違法違規,無法處理。

12月10日,張巖繼續到大連稅務部門說明情況,求助如何處理發票問題,并自稱乾元九五網絡公司2015年凈投入2000多萬元,根本沒有必要增加50萬元的發票充抵成本。張巖的一位稅務師朋友建議,可以申請更改2015年報稅單,將這50萬元的發票撤銷即可。

但是,第二個兩難問題出現了:辦理撤銷這50萬元的發票的手續,需要乾元九五網絡公司的公章和財務章,但這兩個章一直被大連警方經偵部門扣留。張巖轉身向當地警方提出申請,請求使用公章及財務章辦理這50萬元發票的撤銷手續,但最終未果。

朋友稱,正是在這種窘境下,張巖于12月17日在自己的微信公眾號“釋說辛語”上,發布了《我住進了全世界最擁擠的群租房》一文。

張巖親友說,12月19日下午,在律師朋友的建議下,張巖再次要求當地警方務必依法返還乾元九五網絡公司的公章及財務章。

張巖朋友稱,乾元九五網絡公司在這一事件中,遭到了“毀滅性打擊”:張巖被當地警方羈押,以及公章、財務章被扣押期間,乾元九五網絡公司無法正常展開業務,30多位員工中,近一半員工離職,現只剩下16位員工。此外,該公司服務器無法續租,被羈押期間有兩筆大訂單無法接單等。

經此折騰,乾元九五網絡公司面臨倒閉的風險。

此番遭遇后,行業內談論頗多。張巖托朋友轉告圈內,愿和他有一樣遭遇的企業家或個人,都能夠免于災難。

(編輯:孟慶偉 ;校對:汪嵐)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email protected]

财神捕鱼官方版在线玩 甘肃十一选五中奖秘籍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 基金入门与技巧 甘肃快三开奖历史结果查询 多乐彩下载 华东15选5遗漏 泳坛夺金技巧组三 上证指数最高点 江西11选5是官方开奖吗 一头中特免费公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