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數據驅動 國內企業最大挑戰是人 訪Tableau Software大中華區總裁葉松林
2019-12-21 10:51 作者:李正豪 來源:中國經營報

李正豪

大數據被視為數字經濟時代的“石油”。但是最關鍵的問題在于,如何勘探、開采、有效利用這些“石油”,并讓這些“石油”產生經濟效益,這仍然是擺在每個企業面前的重要挑戰。

對中國企業來說,這一挑戰顯得尤為現實。Tableau是全球領先的大數據公司。最近,Tableau和IDC共同發布的《亞太數據就緒指數(DRI)報告》顯示,在亞太地區,中國大陸企業的數據就緒指數排在澳大利亞、新加坡、日本、韓國、中國香港幾個市場之后,位列第六。

數據就緒指數(DRI)是指企業利用自身數據穩定KPI(關鍵績效指標)的能力。具體而言,只有5%中國大陸市場企業處于數據就緒領先地位,處在發展中狀態和落后狀態的中國大陸企業為75%、20%。而進一步的研究發現,數據就緒程度高的企業比落后企業的平均業績要高出90%左右。

近年來,大數據已經是非常熱的詞匯。在國家政策層面,大數據也是熱點之一。2014年以來大數據已連續六年進入國務院政府工作報告,被視為國家戰略之一。那么,為什么在中國大陸市場大數據落地比較緩慢?如何才能在一個企業有效推進大數據戰略?近日,《中國經營報》記者獨家專訪大數據公司Tableau Software大中華區總裁葉松林。

很多中國企業已經開始走在數據驅動的路上

《中國經營報》:數據就緒指數是什么意思?

葉松林:我們稱“數據就緒”為Data Readiness Index,簡稱DRI,意思是企業現在已經是數據驅動型企業了嗎?準備好用數據了嗎?

我們在跟IDC溝通的時候,IDC也覺得這個指標很好,于是就在亞太區主要國家和地區做了一些調研。調研中,我們主要將內容集中在五大類,首先是這個企業在什么行業、什么領域,這個企業的組織架構為數據就緒做好準備了嗎?第二個內容是這個公司組織架構當中的人員技術能力怎么樣,對數據有沒有敏感性。第三是這個企業中有無相關流程促進數據在不同部門之間的分享。第四是有沒有整理過數據、清洗過數據,有沒有運用報表工具、可視化工具等技術手段。第五是在向數據驅動的過程中,這些企業有沒有一系列的管理制度。

這個調研主要就針對以上技能、領導、技術、管理和流程五個因素,資料搜集回來以后,我們給每個議題定一個比重,再針對每個問題的答案打分,然后將受訪企業放到三個類別、也就是比較靠前的企業、發展中的企業、比較滯后的企業里面,最后形成了我們的數據就緒指數。

這份報告出來以后,我們發現,數據就緒指數相對較高的企業,比指數相對較低的企業整體業績高出90%,這表明了數據就緒指數這個指標在某種程度上是很有價值的,指數越高就意味著整體績效更好。

《中國經營報》:與亞太其他國家和地區的企業相比,中國大陸企業在數據就緒方面的差距主要表現在哪些方面?

葉松林:調研結果顯示,在亞太地區七個主要的受調研市場中,中國大陸企業的數據就緒指數排名第六。但需要說明的是,我們調研的范圍不是東部沿海地區,而是整個中國大陸地區。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盡管中國大陸企業已經數據就緒的只有小部分,但計劃提升他們薄弱的管理環節的企業已有17%,這是相當可觀的,這表明很多中國企業已經開始走在數據驅動的路上。

我們不太擔心這個排名,反而會覺得75%的中國大陸企業處于發展中狀態,是一個很好的結果。整體上來說,國內很多企業在創新里面、在數據驅動領域都是相對靠前的,國家的政策也是非常支持這些創新、支持大數據產業的。

實際上,在調研過程中,我們發現國內企業面臨的最核心挑戰,還不是前面所講的五大內容,也不是技術上的挑戰,因為技術問題是花錢就可以解決的,從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最簡單的問題。最大的挑戰還是在于人,到底這些企業的內部員工愿不愿意使用數據?能不能擁抱數據驅動的文化?這才是最主要的挑戰。

另外,接受調研的企業告訴我們,如果他們轉向數據驅動的文化,要考慮的東西主要有幾個方面。一方面是系統層面的東西,有沒有一個比較敏捷的系統讓他們可以很容易去部署、去用,這個系統今天可能十個人用,明天可能是一千人,后天可能一萬人,能不能敏捷地跟進。另一方面如何更好學好、用好大數據分析,內部需要怎樣的支撐機制,數據就緒之前到底需要哪些步驟等。

不需要等東風

《中國經營報》:在調研中,你們設置的議題很多都是關于內部支撐機制的。你們認為,在內部支撐上企業應該怎么做?比如組織機構,是應該在傳統IT部門增加一個小機構、增加一些大數據分析師,還是成立一個專門的部門來推進數據驅動文化?

葉松林:我們提倡企業內部首先要有CDO(首席數據官),或者在內部建立一個數據驅動的專家部門。當然了,很多企業為了建立數據驅動的文化,采取了組織架構上的完全優化。但是,其實不管是首席數據官也好,內部專家部門也好,都是公司內部數據驅動文化的支撐點,至少讓每個員工在使用數據的時候都知道有問題我可以找專家,這是一個很好的起點。

也有一些企業選擇把一組對數據應用比較敏感的員工挑出來,讓他們在公司內部做分享、做推廣。他們的正職有可能是一個銷售員,可能是利用空閑時間來分享、推廣他們利用大數據分析的經驗和心得,或者將他們放在一個線上的討論群中,定期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咨詢他們,他們會給出一些意見。

所以我們認為,數據驅動的內部支撐點,可以是官方組織架構上的支持,也可以是非官方的一種模式,或者兩者都存在。在實際操作中,有些公司還可能會問,我們到底應該先有一個首席數據官,還是應該先成立一個部門,或者先招聘一些大數據分析師。實際上,我們感覺這些形式上的東西不重要,企業真的不需要等,現在太多企業太多人在等這些形式上的東西,大家都在等東風,數據驅動不需要東風,需要企業現在就開始行動。

《中國經營報》:在你們的調查中數據就緒程度高的公司比那些處于相對落后狀態的公司業績要高出90%,這里面的原因都有哪些?

葉松林:在國內,接受我們調查的企業當中有5%是在數據驅動方面相當靠前的,這些企業已經處在數據就緒指數最高的那個領域了。他們真的是當前成長最快的那些公司,他們都是在數據就緒方面做得非常好的,也是在大數據方面擁有很大競爭力的公司,這些公司每一個日常決策都已經建立在大數據分析的基礎上。

如果一個企業能夠做到他們領域中數據就緒程度領先的企業能夠做到的事情,他們肯定也在業績上表現更好。所以我們希望,當前國內75%處于發展中狀態的所有公司,都能把自己身邊的數據用起來,都往數據就緒那個方向去努力,最終追上那5%在數據驅動方面非常出色的公司。

《中國經營報》:我個人覺得大數據分析也存在誤區,比如我有一天在視頻網站看相聲節目,從此以后就會給我推送很多相聲節目,以至于我想看別的卻找不到。對此你怎么看?

葉松林:這種情況確實存在。這是因為它看到了你這一面,卻沒看到你的另一面,它對你的畫像不夠全面。從技術層面來說,很多公司都利用相關大數據工具收集用戶信息、分析用戶行為,這些工具可能會把用戶分成一千面,但是沒想到用戶天天都在變,會出現一千零一面。

在我看來,這種現象的存在不是說大數據有誤區,而是說大數據應該進化,隨著用戶的進化而進化,應該把技術難點降下來,讓每一個場景都可以應用大數據分析,這樣的話大家看到的用戶就不是一千面了,也不是一千零一面,而是不斷進化的兩千面、三千面,才能達到更懂用戶的終極目標。

接近大數據分析領域的最高標準

《中國經營報》:Tableau是一家賣大數據分析軟件平臺的公司,你們為什么愿意搞這些研究,推廣大數據驅動文化?

葉松林:在Tableau,我們不僅僅是賣軟件、賣培訓的公司,如果有客戶找到我們,我們確實可以提供分析工具,提供軟件平臺,甚至是提供相關培訓。但Tableau最大的使命、最大的愿景不是賣軟件,我們的使命和愿景就是要把數據驅動的文化推廣出去。當然了,接受、擁抱了數據驅動文化以后,有很多的客戶會繼續選擇Tableau。因為在大數據分析領域,多年以來Tableau已經接近行業的最高標準。

Tableau永遠是在做降低企業使用數據門檻的事情,同時也在提升用戶與數據的黏著性,讓用戶對每一個數據都有感覺。我們認為,如果一家企業客戶在選擇Tableau的時候才有意愿去用數據分析相關產品,那就必須在他們選擇我們之前解決他們有意愿用數據這個問題。有了這個意愿,他們才會開始對比、選擇。所以我們會一步一步去推動數據驅動文化這個事情。他們在接受了數據驅動文化之后,如果覺得Tableau做出來的產品夠接地氣,他們自然就會選擇我們的產品,這樣我們就可以分到一杯羹,如果他們覺得Tableau的產品不夠好,那說明我們需要繼續努力。不過,Tableau也不可能吃掉整個市場的。

《中國經營報》:在接地氣上,你們是怎么做的?

葉松林:我們以本地化的方式努力把大中華區這個市場做好,這中間包括我們剛剛在中國香港成立大中華區的第三個分公司,目的是讓這個市場的人們在使用數據的時候能夠得到更好的支持。我們今年也發布了跟阿里云的戰略合作,我們也支持客戶把他們的資料、數據放在阿里云上,同時也支持來自阿里云的資料源。如果客戶說我們公司的內部私有云也是裝在阿里平臺里面你們支持嗎?答案是我們也支持。

我們做了一系列的事情,希望去確保我們的產品和服務更接地氣,希望我們能夠更好地支持本地客戶。但如果客戶完全不使用數據,那一切努力都不會有任何結果。所以我們鼓勵客戶一起使用數據,一起來建立數據驅動文化,這樣我們才有機會做到我們想做的事情。

深度 傳統企業擁抱大數據需要領路人

在互聯網和移動互聯網高度發達、物聯網不斷深入發展的今天,每天的萬事萬物都在產生數據,大數據分析已經存在于每個人的身邊。比如人們在電商平臺購物的時候,平臺會根據每個人在互聯網上的過往足跡給出個性化的商品推薦頁面。比如人們在門戶網站瀏覽各種新聞資訊,門戶網站也會根據人們的閱讀習慣給出個性化的推薦。

互聯網企業是大數據分析的受益群體,也是最深信大數據分析作用的群體。記者在過去幾年已經看到,與互聯網企業有生意往來的那些傳統公司,比如在電商平臺賣貨的那些公司,成為第二批接受大數據驅動文化的公司,這些公司正在想方設法利用大數據,改造自己從研發到生產到銷售到物流到售后服務的每個環節,并且也初步嘗到了大數據帶來的甜頭。

除此以外,盡管越來越多的人、越來越多的企業開始接受大數據驅動的發展理念,但是苦于不知道如何入門及不斷完善大數據驅動機制,因此還屬于大數據時代的觀望者。

誠然,現在“互聯網+”乃至“智能+”如火如荼,互聯網企業和人工智能企業正加速進入百行千業,將互聯網的基因、人工智能的基因“+”到這些傳統行業。但傳統行業不愿也不能坐等互聯網企業、人工智能企業的被動改造,而是要主動出擊、有所作為,將“互聯網+”變成“+互聯網”,將“智能+”變成“+智能”。最近幾年,這種觀念已經漸成共識。

大數據分析也面臨類似的情況。因此,在大數據分析可以驅動企業向前發展已經形成社會共識的前提下,特別需要諸如Tableau這類公司,到傳統企業去手把手教他們大數據如何應用,大數據如何才能更好驅動企業向前發展。

在過去幾十年,出現了一大批全球化的咨詢公司,他們會告訴企業,如果投資并改善自己的IT基礎設施,以便企業更好地擁抱互聯網、移動互聯網,最終跟隨互聯網時代、移動互聯網時代共同向前發展。未來,無論是在中國還是在全球,也會出現一大批專注于大數據、物聯網、人工智能等方向的顧問企業,他們當中的一部分可能只是告訴企業應該怎么利用別人的工具達到自己的目標,也有一部分不僅提供咨詢,而且提供工具。

Tableau應該會成為其中的佼佼者。與人工智能相對應的,這家公司已經提出了“商業智能”的理念。“商業智能”的目標,是讓所有企業決策都不再是拍腦袋,而是基于大數據分析。最終當企業任何方面的數據發生異常變動時,這個“商業智能”的決策平臺都會給出合理建議。

本版文章均由本報記者李正豪采寫

老板秘籍

1.什么是數據就緒指數?

調研中,我們主要將內容集中在五大類,首先是這個企業在什么行業、什么領域,這個企業的組織架構為數據就緒做好準備了嗎?第二個內容是這個公司組織架構當中的人員技術能力怎么樣,對數據有沒有敏感性。第三是這個企業中有無相關流程促進數據在不同部門之間的分享。第四是有沒有整理過數據、清洗過數據,有沒有運用報表工具、可視化工具等技術手段。第五是在向數據驅動的過程中,這些企業有沒有一系列的管理制度。

這個調研主要就針對以上技能、領導、技術、管理和流程五個因素,資料搜集回來以后,我們給每個議題定一個比重,再針對每個問題的答案打分,然后將受訪企業放到三個類別、也就是比較靠前的企業、發展中的企業、比較滯后的企業里面,最后形成了我們的數據就緒指數。

2.為什么說大數據應該不斷進化?

這種情況確實存在。這是因為它看到了你這一面,卻沒看到你的另一面,它對你的畫像不夠全面。從技術層面來說,很多公司都利用相關大數據工具收集用戶信息、分析用戶行為,這些工具可能會把用戶分成一千面,但是沒想到用戶天天都在變,會出現一千零一面。

在我看來,這種現象的存在不是說大數據有誤區,而是說大數據應該進化,隨著用戶的進化而進化,應該把技術難點降下來,讓每一個場景都可以應用大數據分析,這樣的話大家看到的用戶就不是一千面了,也不是一千零一面,而是不斷進化的兩千面、三千面,才能達到更懂用戶的終極目標。

簡歷

葉松林,畢業于南洋理工大學的應用科學專業,獲得學士學位。目前擔任Tableau Software大中華區的總裁。憑借在亞太地區IT和軟件行業17年的豐富經驗,他領導著Tableau充滿熱情的團隊,致力于幫助企業查看并理解數據。此前他擔任亞太區渠道總監時,負責發展各大城市的渠道網絡,并幫助管理亞太地區的渠道業務。在加入Tableau之前,他曾在QlikTech和SAP兩家公司的銷售部門身居要職。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财神捕鱼官方版在线玩